又逢教师节

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敬爱的恩师们。

时间从未停止过它的脚步,同时带走了我们过往的记忆。但有些人、有些事,却会越发的清晰,由不得你不去回忆!

河水冲刷着两岸,泥沙被悄悄的带走,生效的岩石越发的光泽、越发的耐人寻味。如果历史是条长河,混沌的泥沙最终会被冲刷,每个时代都会留下自己的岩石;如果人生是条长河,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也会被冲涮,每个阶段都会留下根植于内心深处的顽石。

父母是我们的第一任导师,他们不仅仅给予了我们温暖的家,还无偿的引导我们学习为人处事。老爸老妈学历都不高,但他们却给予了我最好的教育——不是说花很多钱,上最好的学校。——而是实实在在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老爸擅长数学,从小学到初中,我养成良好的数学思维方式,直到高中,他再也看不懂我的数学题。家里并不富裕,但爸妈从未限制过我们零花钱,我也自知家境如何,也未曾要过“高端产品”。小的时候,5角及以下的零钱就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谁需要,就自己取。可以随便买些学习用品和几角钱的小零食。所以,我没有为金钱迷失过,也没有把钱看的那么重。

后来,进入了小学。小学的记忆已经模糊,不过有件事,恐怕我终身难忘。——那就是小学一年级的第一次考试。——那次考的数学,我以91分光荣的考了全班倒数第一。魏培俊老师毫不客气地当众批评了我。那次以后,我每天早上5.30起床,全校第一个在校门口等校工开校门。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动力,不过我在以后几年各科没有拿到过第二。(因为都是第一)

小学5年级,我们升到镇上的小学上学,方才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说压力大了,但还是要感谢3年级的一场重病,从那刻起,我认识到“生有何欢,死有何惧”,这点压力也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了。不过,我在这里,认识到了第一位真心让我佩服的老师。佩服,不在于这个老师有多大的本事,而是真正的公平公正。很遗憾的是,我忘却了这个老师的姓名,不过清晰记得,他的家当时就在学校的后操场那。这位老师是我们的自然老师兼体育老师,我当时是他的自然课课代表,自然课的成绩从未落到第二以后。每次大型考试后,都可享受他提供的优厚待遇——几根麻辣涮——他家平时就卖这些。至于体育吧,呵呵~看看咱的身板也不像什么体育健将,更何况之前是没有体育课的!所以每次体育课,他都会有次测试,我也总是很荣幸的挂掉,然后就环操场蛙跳2~虽然每次都累的不敢下楼梯,但我从未抱怨过他,因为我也清楚,这是两门课,这是两回事!

眨眼就到了初中,最让我敬佩的是三年的数学老师(张朝惠老师)。那是个文理双全的、精明强干的、身体硬朗的小老头。教数学、写的手好毛笔字、会修自行车、健步如飞,当时也是小五十的人了,思维还是很敏捷。但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种学习氛围:我们班上几个同学有时会为了一道数学题,跑到办公室门口截人,有时就直接在路边讨论起来,把柏油路当黑板。那时候,几何的作业题很多,但我几乎把每道题都完了,而且不止一种方法,过马路时思考,甚至午休时都能做梦解题。那是一种全身心的投入,而这种感觉再也没能找回来!张老师是个良师,也是难得的益友!

到了高中,时间一天比一天紧,除了高一上半学期还是适应期,以后就必须要加足马力、真抓实干了!

“我可能不是最好的老师,但我自以为是全校最负责的老师!”刘振柏老师,您在另一个世界安好吗?这是刘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刘老师是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物理老师。作为班主任,尽职尽责,从来没有含糊过;作为物理老师,也“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对于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刘老师会虚心请教其他老师,甚至与同学一起探讨。可惜造化弄人,好人未能长寿。

吴秀菊老师,其实学生从未忘记您的恩情。那箱牛奶对您来说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学生会永远记在心里。“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学生记下了!

大学期间(包括在奋斗、在兼职这),也有不少优秀的“老师”,“只因身在此山中”,所以今天暂不谈论此事。

最后,祝各位良师、益友,节日快乐!你们辛苦了!

© 2013 – 2016, 李德涛博客. 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