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2018·冬

自国父施以革命,立法民主与科学;后经更迭,舶来马列思想;几经调整,终成毛中特。国为新体,人着新装,弃糟粕,存精华。然固疾难除者,官僚与虚伪自大者也。穷而麻木不仁,达则骄奢横行。固西学而未习其髓,革新而未拔其根。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商业的本质: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商业的本质是: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关于这个问题,曾一度提出并反驳了如下的假设:

1.是对人力、财物和信息的整合。——无法成为商业的特性,而且财物不是必要元素。

2.像“商朝人”一样,不从事生产,而是提供物品流通。——能区分其他行业(农业、工业等)与商业的根本差别,到信息时代多了信息,以后时代也不清楚会多啥。

3.是交换——交换只是动词,无主体,交换本身又有公平的、不公平的、强制的。

4.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企业与个人也可以,以后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也可以,现在已有的自然界,其实也有商业行为。

最后形成“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的假设。——这里包括了主体(参与者)、隐含的客体(被交换的东西)与动作(等价交换)。

其中包含了几层意思:

1.广泛的主体,包括自然人、法人、未来某种智慧形态,以及已经存在的自然界的生灵(可以分析寄居蟹的换壳行为)。

2.广泛的客体,包括价值符号(货币)、物品(物物交换)、信息,以及未来任何有形无形的东西。

3.公平原则、自愿原则、诚信选择,参与方(可能是多方)能够通过交换,满足各方需要。

4.等价不是等价值。

再议复利

复利可谓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以指数增长的魔法棒(72法则)使个人财富快速增值。

但这些财富真的是价值对等的财富吗?人类生产力真的可以满足应对复利的指数增长吗?这些都需要更有权威的全球数据给予证实。

而我更想说的是,线性增长的人类生产力如何应对指数增长的复利。——那就是信贷,人们说是向银行借钱,其实在向未来的自己借钱。只有这样,货币的数量才能满足一定周期内的复利利益要求。信贷有借就要有还(当然也有人会毁约,特殊情况下,还会出现全社会的毁约或者国家间的毁约),这就造成了经济的波动(需要减少未来的支出而弥补现在的信贷与复利利息)。

 这里不是说复利不好,而是希望能让大家意识到其耀眼光环下的弊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

 以上为个人一家之言,还望指正。

为科学正名

如今“专家当道,科学横行”。经常看到某某专家在互联网、地方电视台发布这样或者那样的科学新突破,并通过散布这些虚假消息以获取利益。

“弘扬科学精神,破除封建迷信”的口号,一直被大力宣扬。在不考虑其时代背景与政治背景的情况下,此口号的实施却略显空洞。

一、旧事物未必迷信,新事物未必科学

从刚开始带有政治色彩的反对封建时代的一切,到现在挖掘中国历史文化的瑰宝,已经逐步认识到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中医曾一度被以科学为依据而发展起来的西医认为是“巫术”,直到神经学、免疫学的深入研究,才逐步通过科学地方式解读出中医里“气血”“经络”等玄之又玄的概念,并初步理解其与疾病之间的关系。通过大数据分析不同药物组合对不同体质患者的作用效果,将有望为中药的奇特搭配在疾病治疗方面的数据依据。

儒学、易经也曾被当做封建时代留下的糟粕,但在社会基本稳定后,儒学在稳定政权、维护国家利益方面起到重要作用。至于易经,旨在阐明天地万物(也可以认为古人眼中的宇宙)的运作规律,只是有些说法尚不能通过科学严谨的方法进行证明。

现在流行着这么一套炒作流程“专家甲有观点A-专家乙反对甲的观点甲乙撕逼大战官方专家发布观点”。对于这类事件,有的人已经见怪不怪,有的人跟着汹涌澎湃。其实,是我们“太迷信科学”了!

一直以来,人类社会都是“少数人的勤快换来多数人的懒惰”。少数人的勤快指的是,深究事物的本质,发现事物的运作规律;多数人的懒惰指的是,直接使用少数人的结论或者劳动成果服务或者指导自己的生活。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在这个信息急速膨胀的时代,不乏有人为了私利,虚构“科学结论”,迷惑诱导懒惰的多数人。

二、科学总是从正确走向错误

先放下“骗子专家”不谈,科学本身是一个结论从正确走向错误,却又不断完善探索方法与过程。对的,科学是方法、是过程,而不是结论!

牛顿(被誉为“站在巨人肩上的巨人”)不可不谓之伟大。他在经典力学、高等数学领域做出突出贡献。但在近代更微观、更宏观的物理学领域却被质疑与挑战,小爱当之无愧的坐上了物理学最前沿的第一把交椅。不过我相信,小爱的相对论理论也会在不远的将来被推翻(确切的说应该叫完善)。

人类历程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一个时代的“科学结论”无法完全适用于下一个时代的“研究领域”。正如牛顿的经典力学理论完全可以适用于他的时代以及其后将近三百年的物理领域,但却无法适用于近代的高能物理学。——这不得不说是时代的束缚。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用独立思考与实验数据架构的探索方法与探索过程,将一步步完善科学理论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