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识自我

继上次自我介绍,已有6年多。

6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期间经历了一些事,也颇有感触。在此重新一一道来。

艰难的第一步

最难的可能就是迈出第一步吧!

2014年,虽然谈不上“毕业即失业”惨淡就业环境。但在山东这么一个典型的“学而优则仕”的北方省份来说,不考研、不考公务员、不进国企,就是不务正业!

由于当时家庭状况无力支持继续深造,本人又厌恶北方的政治氛围,继而走上了就业这条路。——期间有些转折,曾考虑过做SOHO和北漂,皆因家庭压力,最后选在济南“苟且”。

在这第一步,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大学兼职时的老板“孙哥”和第一任老板“崔总”了。孙哥坚定了我的职业发展方向,崔总的器重为我的职业发展提供了自由发挥的舞台。

峰回路转

经历过实习被辞退、简历石沉大海、面试被恶意打击甚至差点被诈骗,让我重新认识了这个社会。——“凡不能毁灭我的,必将使我强大。”

直至毕业当月入职了第一家企业,宣告第0个四年的结束,第1个四年的开启。这里没有太高的薪水,但给予了我最宝贵的资源。——一个自由发挥、不断成长的舞台。

四年的时间,从一个写写页面、copy下CURD的菜鸟,逐步负责起业务系统的技术架构,并完成了企业的前后端分离和微服务的技术升级,直至独立面对客户,收集用户需求并进行项目管理。

期间,与严谨的“朱总”、可爱的技术宅“刘总”,还有不怎么靠谱的“王经理”一同共事,有过争吵、有过不快,更多的是学习和成长。——何为贵人?不一定是道德高尚的圣人、不一定是腰缠万贯的富人,也不一定是权倾朝野的权贵。只是因为他们在某个关键的时刻,通过正面或者反面的方式,促使是你成长。

再次出发

一帆风顺的第1个四年被现实狠狠地打断了。在房地产高企、金融市场欣欣向荣的背后,却是大量中小企业濒临死亡。企业经营岌岌可危,微薄的收入也无法承受房贷之重。

在做了一番信息收集和分析后,“逃荒”成为最好的选择。通过区域经济差价,尽快改善当时资不抵债的尴尬处境。——当然,这个决定不是一蹴而就的,大约经历的一年的时间。与家人多次争论,个人又多次动摇,企业也诚意挽留。——上帝可能洞察了我的心思,通过一次电信诈骗的惩戒最终坚定了离开的决心。

2018年6月,毕业四年整。从未独自出过远门的我,踏上寻找“应许之地”的征程。——胸怀有朝一日成为“合伙人”的野心,卡里是找大学室友凑的一万块钱。

出师还算顺利吧,虽然没有进入当时心心念的京东,但也收到了几份来自细分领域前三甲的offer。——有后端岗位,也有前端岗位。——权衡再三,选择了更感兴趣的在线教育行业。

向死而生

当然,从二线到一线迁徙是不容易的。

首先,技术栈不同,二线的技术相对落后些,工作常用的技术需要快速恶补。二线城市的软件企业,为了提高开发人效,同时降低人员流失,总会搭建自己的一套框架;一线城市大都使用行业通用方案,人员流通门槛低,而且总会追逐最新技术。

其次,工作时间不同,二线城市大都是966,6天是真的;一线城市大都是1095,晚上9点是真的。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和适应性的作息调整。

还有,工作节奏不同,二线城市的软件公司,一个项目大都要做一个季度甚至半年多;一线城市的互联网企业,使用快速迭代,一到两周就是发布一个版本。虽然之前学过PMP,也做过一些项目管理工作,在第一个半年的后期,我还是不得不去系统地学习ACP,系统掌握敏捷项目管理的理念和方法。

写在最后

现在,我在教育行业,也不断反思“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说实话,至今我无法回答,我只是从自己身上看到:经历的十六年的教育——成长、分化、固化——自己逐步成为这个社会的一个零件、一个工具。十六年的经历也是残酷的,自己成了一个攻击性防御的战士。成了一个怀疑一切的思考机器,如饥似渴地搜集一切有价值的信息(不管是权威的还是非权威的,禁止的还是非禁止的),推演和预判,渴望探寻世界的本质。

© 2020, 李德涛博客. 版权所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7 + 18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