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教师节

今天是你们的节日,敬爱的恩师们。

时间从未停止过它的脚步,同时带走了我们过往的记忆。但有些人、有些事,却会越发的清晰,由不得你不去回忆!

河水冲刷着两岸,泥沙被悄悄的带走,生效的岩石越发的光泽、越发的耐人寻味。如果历史是条长河,混沌的泥沙最终会被冲刷,每个时代都会留下自己的岩石;如果人生是条长河,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也会被冲涮,每个阶段都会留下根植于内心深处的顽石。

父母是我们的第一任导师,他们不仅仅给予了我们温暖的家,还无偿的引导我们学习为人处事。老爸老妈学历都不高,但他们却给予了我最好的教育——不是说花很多钱,上最好的学校。——而是实实在在的思维方式和思想!老爸擅长数学,从小学到初中,我养成良好的数学思维方式,直到高中,他再也看不懂我的数学题。家里并不富裕,但爸妈从未限制过我们零花钱,我也自知家境如何,也未曾要过“高端产品”。小的时候,5角及以下的零钱就放在一个纸箱子里,谁需要,就自己取。可以随便买些学习用品和几角钱的小零食。所以,我没有为金钱迷失过,也没有把钱看的那么重。

后来,进入了小学。小学的记忆已经模糊,不过有件事,恐怕我终身难忘。——那就是小学一年级的第一次考试。——那次考的数学,我以91分光荣的考了全班倒数第一。魏培俊老师毫不客气地当众批评了我。那次以后,我每天早上5.30起床,全校第一个在校门口等校工开校门。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动力,不过我在以后几年各科没有拿到过第二。(因为都是第一)

小学5年级,我们升到镇上的小学上学,方才知道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虽说压力大了,但还是要感谢3年级的一场重病,从那刻起,我认识到“生有何欢,死有何惧”,这点压力也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了。不过,我在这里,认识到了第一位真心让我佩服的老师。佩服,不在于这个老师有多大的本事,而是真正的公平公正。很遗憾的是,我忘却了这个老师的姓名,不过清晰记得,他的家当时就在学校的后操场那。这位老师是我们的自然老师兼体育老师,我当时是他的自然课课代表,自然课的成绩从未落到第二以后。每次大型考试后,都可享受他提供的优厚待遇——几根麻辣涮——他家平时就卖这些。至于体育吧,呵呵~看看咱的身板也不像什么体育健将,更何况之前是没有体育课的!所以每次体育课,他都会有次测试,我也总是很荣幸的挂掉,然后就环操场蛙跳2~虽然每次都累的不敢下楼梯,但我从未抱怨过他,因为我也清楚,这是两门课,这是两回事!

眨眼就到了初中,最让我敬佩的是三年的数学老师(张朝惠老师)。那是个文理双全的、精明强干的、身体硬朗的小老头。教数学、写的手好毛笔字、会修自行车、健步如飞,当时也是小五十的人了,思维还是很敏捷。但最让我难忘的还是那种学习氛围:我们班上几个同学有时会为了一道数学题,跑到办公室门口截人,有时就直接在路边讨论起来,把柏油路当黑板。那时候,几何的作业题很多,但我几乎把每道题都完了,而且不止一种方法,过马路时思考,甚至午休时都能做梦解题。那是一种全身心的投入,而这种感觉再也没能找回来!张老师是个良师,也是难得的益友!

到了高中,时间一天比一天紧,除了高一上半学期还是适应期,以后就必须要加足马力、真抓实干了!

“我可能不是最好的老师,但我自以为是全校最负责的老师!”刘振柏老师,您在另一个世界安好吗?这是刘老师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刘老师是我的班主任,也是我的物理老师。作为班主任,尽职尽责,从来没有含糊过;作为物理老师,也“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对于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刘老师会虚心请教其他老师,甚至与同学一起探讨。可惜造化弄人,好人未能长寿。

吴秀菊老师,其实学生从未忘记您的恩情。那箱牛奶对您来说可能是微不足道的,但学生会永远记在心里。“予人玫瑰,手有余香”,学生记下了!

大学期间(包括在奋斗、在兼职这),也有不少优秀的“老师”,“只因身在此山中”,所以今天暂不谈论此事。

最后,祝各位良师、益友,节日快乐!你们辛苦了!

大学,要么是你的起点,要么就是你的终点

昨天,正值山师大13级新生入学的日子。虽说本人(山师博客的站长)入校也就是3年前的事,却已经恍如隔世。不过,还可以隐约的想起那种心情——那是种作为新生的、发自内心的、带有成就感、又怀着极大期望的心情。——像是吸了“大麻”,入了仙境。

你可否还记得,小学老师教导我们,要做国家栋梁,我们信了;初中老师教导我们,考上大学才有出息,我们也信了;高中老师教导我们,进入大学就可以无拘无束的玩了,我们还是信了!

从小到大,我们的思想就被中国的“义务教育”给格式化了——上大学才有出息,山大学就可以搞研究,上大学不愁找不到工作;大学是学术的“象牙塔”,是最圣洁的地方。

感谢那个向我推销《读大学,究竟读什么》的师姐,可能她只在乎赚了多少钱,但这本书对我影响真的挺大!而且这本书,是我们真正读完的、为数不多的书之一。可能,我天生就是“不等式的集合”,在平静的内心深处,跳动的是“叛变”的节奏。当别人还沉浸在进入“象牙塔”(这个象牙塔是真的,不过是塑料做的仿品,防摔耐用,却容易受热变形)的喜悦时,我撕下了她的伪装。恐怖狰狞,除了由赤裸裸的教条构成的“白骨”,就是散发着官僚气息的“蛆虫”。不过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再恶劣的环境下,也有顽强怒放的生命;再急功近利的大环境中,也有潜心教学的好老师。我有幸认识几位这样的老师,他们是我大学生活最大的收获(没有之一)。

在大学,导员是纪律的灌输者,学生会是纪律的执行者,老师上完课就去忙自己的事了,校长只有在重大事情时才露面,上课时一般以宿舍为单位、或者以“染色体对”为单位,不少课,如果不勤奋是占不到最后一排的,等等。

前几天,和一个山东财经的大一新生的家长聊天,那为家长说,其实大学生做的那些事,家长也都知道,只是不好意思揭穿而已。

大学,只是一个新的起点,不要在这里葬送了你的前程和激情。大学,又是一个终点,在这里褪去幼稚,却要仍然微笑。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山师大历山学院搬迁到潍坊青州

2012年至2013年,原山东师范大学历山学院,相关专业大规模搬移到潍坊青州。 山师大历山学院为三本院系,包含山师大一本大部分专业(据我所知,有文学、电子、国贸等专业),是山师大的一个大院。
后来,山师大院系调整,历山学院搬迁到潍坊青州。这就意味着,以后山师招收的二本学员和专升本人员,将在青州市就学。
山师大历山学院的调整,是个机遇,也是个挑战。远离本部,给人以独立学院的感觉,不过也有利于历山学院的独立壮大。
现在,历山学院积极招募自己的师资力量。同时,山师本部也为历山学院提供为期四至五年的师资支持!这就意味着,部分老师将要在长清、济南市里、青州间奔波!

《云图》有感

前段时间,一个朋友推荐了部电影,叫做《云图》。一听名字,感觉又是一部《后天》。这种灾难片看得也够多了,所以不是很感兴趣。朋友说,这不是灾难片,是个哲理片。最终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看了下相关的影评。感觉还不错,和《源代码》、《盗梦空间》、《蝴蝶效应》等烧智商的电影相比,《云图》使用的是片段拼接的办法,是横向和纵向的同步延伸!
后来,断断续续的看了几个片段,没有看出片段间的必然联系。直到昨天晚上,从头开始看,电影挺长的,看到晚上1点也才看了一半多些。 《云图》,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把几个片段一一描绘完,他的主线是因果报应。按照主线,几个时期的片段周而复始的出现!
主线是因果报应,其实就是一种相关性。此刻你的处境,或多或少归因与前世的善恶之举;你此刻的善恶之行,又注定影响自己的来生。世界是个因果系统,此刻的你不仅仅是你自己,有些事在未出生前就已经被注定!
如果你信仰因果循环,或者你是一个脑力人士,推荐你看下这个电影。如果你热衷于泡沫剧,就不建议看了,你会感受到什么叫“飞翔”~

山师物电学院的三个系和各自的课程体系

我是10级山师物电学院的,当时我们那一级有各两个系,这几天发现有人问:“山师物电学院三个系有什么区别”,才发现自己已经老了~ 原先,物电学院有两个系:物理系和电子系。物理系有师范类专业,包括普通物理和应用物理;电子系都是理工类专业,原先有电科和电子专业,后来,我们电信专业从原传播学院(后改名传媒学院)合并到物电学院的电子系。
11级电信专业是最后一批,后与电子专业合并。(本来电子和电信的课程体系就几乎一模一样的)。12年,物电学院新设光电系,并开始招生。 物理系和光电系的课程体系我不是很清楚,就光说说电子系的课程体系吧。
除了英语、数据、政治三大基本课程,专业课的体系如下:
硬件类:电路原理、模电、数电、电路制图、控制芯片类。控制芯片类又分为:微机原理(8086)、单片机(C51/C52)、嵌入式(ARM系列)、可编程芯片(FPGA/CPLD)等。 软件类:C语言、VB、算法与数据结构、汇编语言(在微机原理和单片机的课程中)、C#、各种芯片的仿真软件应用、VHDL(FPGA/CPLD的课程中)MAYLAB(在数字信号和通信原理的课程中)等。 通信类:信号与线性系统、数字信号处理、通信原理等。主要是应用数学类,公式原理居多,学了三学期、吐了三学期~ 以上就是山师物电学院的三个系的介绍和电子系课程体系的简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