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的本质: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商业的本质是: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关于这个问题,曾一度提出并反驳了如下的假设:

1.是对人力、财物和信息的整合。——无法成为商业的特性,而且财物不是必要元素。

2.像“商朝人”一样,不从事生产,而是提供物品流通。——能区分其他行业(农业、工业等)与商业的根本差别,到信息时代多了信息,以后时代也不清楚会多啥。

3.是交换——交换只是动词,无主体,交换本身又有公平的、不公平的、强制的。

4.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企业与个人也可以,以后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也可以,现在已有的自然界,其实也有商业行为。

最后形成“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的假设。——这里包括了主体(参与者)、隐含的客体(被交换的东西)与动作(等价交换)。

其中包含了几层意思:

1.广泛的主体,包括自然人、法人、未来某种智慧形态,以及已经存在的自然界的生灵(可以分析寄居蟹的换壳行为)。

2.广泛的客体,包括价值符号(货币)、物品(物物交换)、信息,以及未来任何有形无形的东西。

3.公平原则、自愿原则、诚信选择,参与方(可能是多方)能够通过交换,满足各方需要。

4.等价不是等价值。

再议复利

复利可谓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以指数增长的魔法棒(72法则)使个人财富快速增值。

但这些财富真的是价值对等的财富吗?人类生产力真的可以满足应对复利的指数增长吗?这些都需要更有权威的全球数据给予证实。

而我更想说的是,线性增长的人类生产力如何应对指数增长的复利。——那就是信贷,人们说是向银行借钱,其实在向未来的自己借钱。只有这样,货币的数量才能满足一定周期内的复利利益要求。信贷有借就要有还(当然也有人会毁约,特殊情况下,还会出现全社会的毁约或者国家间的毁约),这就造成了经济的波动(需要减少未来的支出而弥补现在的信贷与复利利息)。

 这里不是说复利不好,而是希望能让大家意识到其耀眼光环下的弊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

 以上为个人一家之言,还望指正。

java开发,maven多模块项目管理的喜与恼

谈到java开发的多模块组织,我不禁乐道于maven的强大与高效,以至于在上一年进行前端规范化工作时,还时不时地拿gulpmaven进行对比。

谈到maven就不能不谈ant,早些年代的java库管理多是ant方式,项目需要什么jar包,就往项目的lib文件夹下塞,包出现了冲突解决起来比较费劲。Maven的方式叫做反应池,在项目中只需要一个pom.xml文件就可以管理包的依赖关系,而且可以通过视图能清晰地看到层次依赖关系,便于包冲突的分析与解决。而依赖的jar包文件放在当前用户的.m2文件夹下,打包时,又自动把依赖包组织起来。

Maven除了优秀的库依赖管理与插件依赖管理(这里暂时不多介绍),还有一个优秀的特性——项目模块依赖管理——这使得一个大的项目可以任意拆分成多个相对独立的原子功能(可以是业务功能点也可以是工具类库)。在实际工作中,我通常把工具类库打包成jar,把组织级别的业务功能点打包成war作为微服务。

Maven-module多模块组织固然有如此大的优势,但刚开始过度的原子化分割,是的项目后期维护出现了一定的难度:

一、前期技术储备不足,在eclipse中使用时,每次更新jar模块后,都要maven install下,把jar模块安装到本地库里。但这个问题是,随着项目模块的增加,没修改几行代码就要执行次这个命令,很耗费时间。当然,后期找到了正规的解决方法,但偶尔出现的问题,还是使得团队成员退回install方式。

二、后期维护成本较大。模块过多而且依赖复杂的后果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有的功能,管理后台依赖了,会员也依赖了,一次改动,如果测试补充分,很容易添加新的bug.

三、新的团队成员上手难。复杂的项目结构,无疑为新成员设定了很高的门槛,光分析一个业务逻辑就好跨越好几个jar

根据以上几点,我把全公司的项目模块归类为两大类。一个是组织级别的框架模块,一个是项目级别的项目模块。框架模块可以成为项目前期技术选型的素材,优秀的项目模块又可以完善框架模块。两者相辅相成,当然两个都是通过maven-module的形式进行管理。

在业务系统中,在单体模式(这个项目就是一个war)与之前过度分割的原子模式之间进行折中。把整个项目定义为一个pom项目(maven项目有三种类型pom/jar/war),进行项目依赖库与插件的版本控制;每个业务端(比如,管理后台、商家后台、会员中心等)作为war模块,每个war模块相对独立,如果出现业务交集,通过前端调用不同war的接口进行整合,每个war模块所依赖的库或者插件都从父级的pom项目中选定。

业务系统中引来的工具类,在项目阶段审核后提交到框架模块的工具包里统一管理。业务系统中可重用的服务(如:登陆、鉴权、工作流等),则在框架模块中进一步抽象成为微服务。

一个项目的完成,不仅仅是交活收钱,对于公司来说,更大的财产是组织过程资产的积淀。

为科学正名

如今“专家当道,科学横行”。经常看到某某专家在互联网、地方电视台发布这样或者那样的科学新突破,并通过散布这些虚假消息以获取利益。

“弘扬科学精神,破除封建迷信”的口号,一直被大力宣扬。在不考虑其时代背景与政治背景的情况下,此口号的实施却略显空洞。

一、旧事物未必迷信,新事物未必科学

从刚开始带有政治色彩的反对封建时代的一切,到现在挖掘中国历史文化的瑰宝,已经逐步认识到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中医曾一度被以科学为依据而发展起来的西医认为是“巫术”,直到神经学、免疫学的深入研究,才逐步通过科学地方式解读出中医里“气血”“经络”等玄之又玄的概念,并初步理解其与疾病之间的关系。通过大数据分析不同药物组合对不同体质患者的作用效果,将有望为中药的奇特搭配在疾病治疗方面的数据依据。

儒学、易经也曾被当做封建时代留下的糟粕,但在社会基本稳定后,儒学在稳定政权、维护国家利益方面起到重要作用。至于易经,旨在阐明天地万物(也可以认为古人眼中的宇宙)的运作规律,只是有些说法尚不能通过科学严谨的方法进行证明。

现在流行着这么一套炒作流程“专家甲有观点A-专家乙反对甲的观点甲乙撕逼大战官方专家发布观点”。对于这类事件,有的人已经见怪不怪,有的人跟着汹涌澎湃。其实,是我们“太迷信科学”了!

一直以来,人类社会都是“少数人的勤快换来多数人的懒惰”。少数人的勤快指的是,深究事物的本质,发现事物的运作规律;多数人的懒惰指的是,直接使用少数人的结论或者劳动成果服务或者指导自己的生活。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在这个信息急速膨胀的时代,不乏有人为了私利,虚构“科学结论”,迷惑诱导懒惰的多数人。

二、科学总是从正确走向错误

先放下“骗子专家”不谈,科学本身是一个结论从正确走向错误,却又不断完善探索方法与过程。对的,科学是方法、是过程,而不是结论!

牛顿(被誉为“站在巨人肩上的巨人”)不可不谓之伟大。他在经典力学、高等数学领域做出突出贡献。但在近代更微观、更宏观的物理学领域却被质疑与挑战,小爱当之无愧的坐上了物理学最前沿的第一把交椅。不过我相信,小爱的相对论理论也会在不远的将来被推翻(确切的说应该叫完善)。

人类历程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一个时代的“科学结论”无法完全适用于下一个时代的“研究领域”。正如牛顿的经典力学理论完全可以适用于他的时代以及其后将近三百年的物理领域,但却无法适用于近代的高能物理学。——这不得不说是时代的束缚。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用独立思考与实验数据架构的探索方法与探索过程,将一步步完善科学理论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