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站点攻防指南(一):wordpress应对基于404请求的CC攻击

最近几个月,网站访问量和爬虫索引量都有所增加,随之而来的服务器压力问题也与日剧增。经常出现,一大早收到阿里云停服通知的事。

目前本博客使用的是阿里云的虚拟空间(万网被阿里收购的那部分业务),虽说访问量有所增加,但也没达到一个月被停站4次的强度。

根据发生的时间点(凌晨1点到5点左右),初步推断是因为爬虫爬取频率太高。便更新了rebots.txt的规则:除了几个知名的爬虫(谷歌、百度等),其他全部禁止。——当然,如果遇到流氓爬虫,他们是根本不在乎rebots.txt规则的。

不过,网站还是时不时的被停服,安装并配置了“All In One WP Security”插件,随后通过这个插件发现网站有大量地账号注册行为,造成数据库暴增。幸好“All In One WP Security”有套比较完善的防机器注册的防护功能,这样,大量注册账号的攻击算是被拦截住了。同时,通过这个插件的防火墙和黑名单机制,设置了恶意IP访问地拦截功能,但收效甚微,每天都会有大量404的访问日志。——起初以为404只是消耗流量,并没有十分关注,只是定期地给黑名单里添加一些恶意IP。

好景不长,没几天,网站还是被攻停了。几次联系阿里云技术人员,排查了些恶意IP(当时发现了大量阿里云的IP,要么是安全检测的IP,要么是肉鸡),也没起到理想效果。在又一次停服后,我不得不降低了百度的抓取频次,起了几天左右,最后还是被停服了。——至此,阿里云一个月四次的启动机会被用完了。距离下个月还有十几天~😭

继续阅读WEB站点攻防指南(一):wordpress应对基于404请求的CC攻击

网站杂病诊疗

预防第一

  1. 启用缓存+静态化,减少重复计算的开销;
  2. 配置CDN加速,把静态资源的压力分摊;
  3. 隔离敏感资源(管理后台、备份文件、日志文件、安装入口等)的访问,防止DOS攻击;
  4. 全站静态化+DNS智能解析,把不同线路的流量分摊到不同服务器上;

预警第二

  1. 设置阀门预警,关注DDOS攻击;
  2. 定期分析日志(流量、404等),及时发现恶意UA和IP;
  3. 及时更新UA黑名单和IP黑名单,阻断后续的攻击;

急诊第三

  1. 闭站保护(这点阿里云做得很好,一天给关了两次😂);
  2. 及时止损(七牛的融合CDN不会自动停止服务,需要在收到预警后,人工干预——把异常IP加入黑名单或者停用服务);
  3. 以恶制恶,在被攻击的现场,把域名解析到127.0.0.1或者192.168.1.1或者网警的IP;

进京第365天:一周岁记!

今天是2019年7月的某天,距进京务工已有一年整,一路走来,感觉有好多话要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迷茫的-182.5天,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2016年,山东这个GDP大省,各实体企业严重凋零,号称“最冷的一年”。房地产行业却在土地拍卖和限购政策的推动下一路高歌猛进。不少知名的二流大学也趁机兴办了“房地产研究中心”。

在限购政策的号召下,广大人民群众纷纷涌入售楼处和房产中介所。李某人也冲破万难,掏空两代人所有积蓄,借贷入手了一套与我同龄的老爷板房。——说不上高兴,也没有悲伤。——从此过上了“ 上有老,上有老 ”的为还债而活的日子。说实话,每月几千块钱的房贷,其实不高,但相对当时的收入而言,是无法形成有效资产积累的!

2017年初,除了卖地和“扶持”大型企业,政策好像没有什么转变,中小企业纷纷倒闭,又号称“更冷的一年”。坚持还是离开,成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面对选择题,需要有充足的信息与分析工具。恰好,当时在学习的PMP给了我合适的方法论。用了半年的时间,我不断收集各方面的数据,去分析行业大趋势。——特别是人才分布流动图和资本分布流动图给了我很大启发。——离开,可能是最好的选择。(部分内容见《2018年辞职申请》

我无法决定出生在哪里,只是希望能选择埋在哪里~

我不知道为什么命运要将我送进北京城里去了,而且还是全国中称为最残酷的城市。也许是因为拔何首乌毁了泥墙罢,也许是因为将砖头抛到间壁的梁家去了罢,也许是因为站在石井栏上跳了下来罢,……都无从知道。总而言之:我将不能常到百草园了。Ade,我的蟋蟀们! Ade,我的覆盆子们和木莲们! ……

继续阅读进京第365天:一周岁记!

无关理想

小的时候被问及理想,信誓旦旦要做科学家;

大学毕业时再问理想,生活所迫却辍笔为商;

如今再谈理想,无关理想,仅为革新自我。

把“成为一个全面、健康、可持续发展的理性个体”作为一生奋斗之目标。

认知全面、身心健康、财务可持续:

身心健康为根本;

财务可持续为保障;

认知全面为突破点;

今天所言,无关理想。

历史的齿轮

在历史进程中,有两股力量相铺相成,推动历史更迭的齿轮:一个是具有皇权或者民权的暴力,一个是掌握新生产力或者新意识形态的精英。

暴力是推翻旧秩序的主要力量,为新生产力或者新意识形态翻土犁地,排除障碍。

精英一方面在变革期间为暴力提供智力支持,另一方面,承担着重塑新秩序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