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2018·冬

自国父施以革命,立法民主与科学;后经更迭,舶来马列思想;几经调整,终成毛中特。国为新体,人着新装,弃糟粕,存精华。然固疾难除者,官僚与虚伪自大者也。穷而麻木不仁,达则骄奢横行。固西学而未习其髓,革新而未拔其根。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商业的本质: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商业的本质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商业的本质是: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

关于这个问题,曾一度提出并反驳了如下的假设:

1.是对人力、财物和信息的整合。——无法成为商业的特性,而且财物不是必要元素。

2.像“商朝人”一样,不从事生产,而是提供物品流通。——能区分其他行业(农业、工业等)与商业的根本差别,到信息时代多了信息,以后时代也不清楚会多啥。

3.是交换——交换只是动词,无主体,交换本身又有公平的、不公平的、强制的。

4.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换。——企业与个人也可以,以后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也可以,现在已有的自然界,其实也有商业行为。

最后形成“参与者之间的等价交换”的假设。——这里包括了主体(参与者)、隐含的客体(被交换的东西)与动作(等价交换)。

其中包含了几层意思:

1.广泛的主体,包括自然人、法人、未来某种智慧形态,以及已经存在的自然界的生灵(可以分析寄居蟹的换壳行为)。

2.广泛的客体,包括价值符号(货币)、物品(物物交换)、信息,以及未来任何有形无形的东西。

3.公平原则、自愿原则、诚信选择,参与方(可能是多方)能够通过交换,满足各方需要。

4.等价不是等价值。

2018年辞职申请

尊敬的各位领导:

你们好!我是ITO部门的李德涛。

由于个人原因,今天很遗憾地提交此辞职申请书。

在过去的四年时间里,感谢崔总、朱总、刘总各位领导的关怀与器重,以及各位同事的帮助与合作。让我从行业新人一步步褪去学生的青涩,成为技术负责人,带领团队一次又一次地攻克各种难题。

我还记得,犹如昨日。崔总亲自面试了我,还交谈了兴趣爱好与偶像。我还记得,项目加班到深夜,朱总不放心,把大家一一送回家。我还记得,与刘总交流技术方案,两个人废寝忘食。我还记得,兄弟姐妹们为了“三益项目”众志成城、任劳任怨。

但是“而立之年”将至,我尚无法兑现对自己的承诺。经过长期理性而细致地分析,我决定离开济南、前往北京,走出软件外包行业、迈入互联网行业的大门。 继续阅读2018年辞职申请

重新定位

比起钱,我更看重声誉。不过互联网金融是个不错的选择。
1.我喜欢钱生钱的游戏,虽然具有一定的风险,但可以让我保持警惕与谦虚,而且成绩很容易量化,有利于快速试错。
2.互联网+金融,存在两个突出的关注点:回报率与安全性,而我相信,这两个关注点,将被长久关注。